又忙又累,身体如何吃得消?学教练式管理,老板解放,业绩暴涨!
101期教练式管理
NLP学院网全国分院图

擅长个案处理的蔡老师将带你增加自我价值和安全感,真正学会自爱及爱...

看别人的案例,悟自己的道,走出卡顿,挖掘人生的100种可能。

员工自动自发,老板才能自由自在。资深教练黄启团先生,结合自身二十...

  >   萨提亚  >   萨提亚技术  >    内容

萨提亚冰山图的练习

作者:悔过|文章出处:blog.sina.com.cn/5156smile|更新时间:2009-02-16

  来:昨晚我睡觉的时候,脑袋里出现了一个意象,感觉有一个人在挖坑,想要把我活埋了。

  咨:嗯,然后呢?

  来:我就问他为什么这样。好像他没有说,但是我后来一反思,就觉得自己不就是一个死人了吗?

  咨:为什么觉得自己是一个死人呢?

  来:因为自己缺少行动,虽然脑袋一直在不断的转,灵感也不断的涌现,但是却没有身体力行,或者说是把这些转化为行动力!这样的举动,不就是说我的身体其实已经完全可以不用了,只需要保留一个灵魂就可以了吗?!所以我知道了那个意象的出现是在警示我这一点。人不仅仅是靠精神活著,而且躯体也要活著!躯体活著的证据就是行动,动起来!

  咨:嗯,除此之外,你还有什么想法吗?

  来:我在想这种情况已经困扰我很久了。我需要改变自己!

  咨:改变自己的前提是了解。那么,让我们好好的看一下,这个不愿行动的行为是怎么造成的,好吗?

  来:好的。

  咨:你能想起的和这个行为有关的最早的事情是什么?

  来:以前母亲让我做一些事情,我就不愿意做,动作很慢,拖沓。我也不知道当时是怎么的,就是不愿意。

  咨:这样的事情多吗?

  来:是的,你一说,我就想起了这样的事情。我觉得很多。也是我刚才能想起的最早的事情。

  咨:你不愿意做,肯定有你的理由。你还能记起当时的情景吗?

  来:嗯。当时我母亲用的是那种很难看的表情,说话特别不好听。加上平时对母亲很不满意,所以她说啥都特别反感。

  咨:你能演示一下你们之间的应对方式吗?

  来:行。我母亲是那种指责类型的,我呢?我也不知道,算是回避类型吧。不过根据萨提亚总结出来的那几种,我想想。我不知道属于什么。

  咨:嗯,现在你回头看,你觉得你身上有你母亲这种指责的特质吗?

  来:刚才我也想到这个问题了。是有。前些年,这种特质展露得比较明显。

  咨:你给我的感觉,你有一点讨好者的类型。你会对你母亲的要求是“不”吗?

  来:当面不会,但是我会用行动表现出来我的不满。我不会对别人说“不”,到现在也是这样。但是如果不是自己愿意做的事情,我会用拖延来表示。

  咨:我理解。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我们的身体已经长大了,可是很多时候,我们应对事情的方式来停留在小时候的状态。你对此有感触吗?

  来:嗯,是的。可能是当时对母亲的那种行为有太多的不满,积压在心里面,让我的行动能力大打折扣。

  咨:好的,让我们回到当时的那个情景,来化解那份积压已久的心结,好吗?

  来:嗯。我母亲用的是指责的方式,我的心理不舒服,很难受。于是我选择了拖延的方式来表达我对此的不满。

  咨:你当时的感受是什么?

  来:不满,委屈。为什么要我去拿?!为什么要板著脸让我去拿?我动作慢了还责怪我,说著那些难听的话。

  咨:你对此有愤怒吗?

  来:有。是很愤怒。愤怒是外在的,其实委屈才是内在的。委屈占绝大部分。

  咨:你愤怒的是母亲为什么这样对你,是吗?

  来:是的。同时我也对母亲这样对我的方式感到很委屈,我并没有做错什么事情啊!为什么要板著脸对我,为什么要用这么难听的语气来吩咐我?

  咨:你对此的感受是少部分的愤怒和大部分的委屈,那么,你当时是怎么想的?

  来:刚才我已经说了。我并没有做错什么事情,为什么我母亲要这样板著脸对我,为什么说话这样难听?

  咨:你期望她怎么对你?

  来:我期望她对我温柔一些,说话的时候柔和一些,有一个笑脸对我。

  咨:你的渴望是什么?

  来:我渴望得到一份温暖的爱,一份带著笑容的关心。我渴望得到母亲的爱,得到母亲对我的关心。

  咨:嗯。感受一下当时那个时候的自己是什么样的?

  来:呆立在原地,动弹不得,很迷茫,不知道该何去何从?差不多10岁左右的模样。

  咨:经过了这么多年的学习和成长,你想对当时的自己说些什么吗?

  来:二娃,我是现在的你,我是从你过来的,我能体会到当时你的那些委屈和无助。我还能记起那个时候就感觉到很委屈,很想哭鼻子,满肚子的委屈,满肚子的难受。但是不知道该怎么说,该对谁说。真的很委屈很难受,这样的情况憋了好多年,差不多有20年啊。真的好难受,好委屈。让我动弹不得,让我不知道该何去何从。我现在甚至能够看到自己身体里面的那些强烈的压抑的情绪。当我把当时自己的肚子打开时,本想让这些情绪释放掉,但是好像都没有走。为什么它们还要在我的身体里停留?

  咨:为什么?你问一下。

  来:我问了,它们告诉我,我并没有真正去理解它们,尊重它们。它们说,既然能看见它们了,为什么不好好的去看一下它们,抚摸一下它们,反而这么急迫的赶它们走?!!它们也很委屈。

  咨:你愿意去看它们,体会它们吗?它们也和你一样,需要接纳。

  来:它们好多,在我的胸腔里面。仿佛到处都是,又仿佛哪都没有。我不知道怎么形容了。当它们有形象的时候,我能感觉到它们很使劲的贴在我的胸腔内壁,就如一个在悬崖半壁的人,使劲的抓著救命的东西。它们感觉也很委屈,甚至无助。它们在指责我。

  咨:是什么样的感受让它们对你进行指责?它们的指责是想告诉你什么?

  来:我感觉到是对自己的愤怒。我为什么要这样?我为什么会这样?我完全可以帮助我自己,我完全可以改变我自己!它们在告诉我去做,去做!行动!我完全可以行动起来的!它们告诉我,以前对母亲的那些拖延的情绪其实早已经没有了,而我却还用消失的这些拖延情绪做借口。它们是愤怒,对我不满的情绪。所以刚开始不愿走。我知道了。谢谢它们。

  咨:嗯。好的,今天咨询就到此为止。

  来:好的。


编辑推荐:


标签: 
阅读排行
乐嘉性格色彩测试(完全版)





49个瓶子49种性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