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忙又累,身体如何吃得消?学教练式管理,老板解放,业绩暴涨!
101期教练式管理
NLP学院网全国分院图

擅长个案处理的蔡老师将带你增加自我价值和安全感,真正学会自爱及爱...

看别人的案例,悟自己的道,走出卡顿,挖掘人生的100种可能。

员工自动自发,老板才能自由自在。资深教练黄启团先生,结合自身二十...

  >   萨提亚  >   萨提亚杂谈  >    内容

我不会为了钱而收徒弟

作者:危娜 |文章出处:《心灵成长》杂志 |更新时间:2010-03-15

  《心灵成长》:蔡敏莉老师您是一位家庭治疗师可以谈谈您的童年是在怎样的家庭中成长的吗?

  蔡敏莉:

  我的妈妈在她的第一段婚姻中有三个小孩,然后和我的爸爸又生了四个小孩,所以我们一共是七个小孩住在一起。我们整天打架。我们的爸爸妈妈也整天吵架,我当时觉得世界很乱,晚上经常做梦,整天做梦飞到窗外去,去环游世界。现在我知道那时候的我是想离家出走。

  在我6—16岁的时候,不论是白天还是晚上,我经常梦游。那时候我在学校读书,中午在校舍午睡的时候,我常常梦游回课室,看到有同学坐在我的座位上(因为是下午班的同学),我就推开她,然后自己坐在那里听课,但实际上我是闭著眼睛的,老师看见了都很害怕,同学们也觉得我怪怪的。

  我经常梦游,我们村子里的人都觉得我长大以后会得精神病,我的妈妈也是这样想我的,所以我长大之后就读了心理学。我十七岁上师范学校成为一位老师,那时也学儿童心理学,后来出来教书之后,我再读心理学。我希望能自己弄好自己,不用得精神病。

  《心灵成长》:那您生命的转折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蔡敏莉:

  26岁之前我还是浑浑噩噩,那时我做小学老师,也不知道自己每天在想些什么,做些什么,有点白日梦的状态。直到我开始参加家庭治疗模式的创始人萨提亚·维琴妮亚老师的课程开始。

  上世纪1984年维琴尼亚来到香港开了一个三天的萨提亚家庭治疗工作坊,我去参加了,但是我不太明白她到底讲了什么。后来到了1987年,她有三个大徒弟(John Banmen、Maria Gomori、Jane Gerber)来香港开萨提亚课程,那是一个五天六夜的工作坊,除了第一天我很开心,其余的五天四夜我都是一路哭过来的。(为什么第一天很开心,后面都在哭呢?)

  因为第一天的课是理论课,她们讲得很简单的,我都听得懂啦,所以很开心。到了第二天就

  开始做个案啦,当我看到一幕幕真实的家庭个案的时候,我就哭个不停。

  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一直地学习,那时候纯粹是为了救自己、帮自己成长。

  《心灵成长》:您接触过不少心理学的流派,为什么您最终选择成为一位萨提亚的家庭模式治疗师?

  蔡敏莉:

  我觉得是随缘吧。萨提亚治疗的核心是:一种生活的态度,她首先关注的是你与你自己的关系。怎么样和自己有一个和谐的关系呢?怎么样同他人建立一个和谐的关系呢?然后同这个世界建立一个和谐关系的呢?我想和其他心理学流派不同的是,萨提亚教会你如何去沟通,那是它最突出的地方。

  并且萨提亚这个派别给了我最多的学习的机会。萨提亚的三位大弟子每年都来香港教学,我也一直不停地在学。虽然在接触萨提亚之前,我学过精神分析,但是得不到精髓;学过完形,但是也得不到精髓,因为那些教我的老师都是那个流派的大师们的徒弟的徒弟的徒弟……所以都只能学一点点而已,其他学派也只是知道而已。

  《心灵成长》:那您从萨提亚那里得到的这门学问的精髓是什么呢?

  蔡敏莉:

  萨提亚模式的重点是:一切在于你怎么沟通,在于你的话是怎么说出来的。而我个人在

  沟通表达上是很有天分的。虽然小时候不吭声、不说话,那时候家人们都以为我是自闭症,

  所以我的沟通是从听的方面开始的,事实上也证明,沟通中最重要的部分就是倾听.

  小时候的我总是觉得奇怪,为什么那些人要那样子说话呢?讲完之后又不去做,或者这样讲,却那样做.小时候我很喜欢观察人的,觉得他们很笨,他们说出来的话,会令人很生气;他们那样说话明摆著就是会被人骂、被人打.而我为了逃避这些,我就会想得很清楚才开始说话的。

  并且我长大之后,从18岁起就做小学老师,20多岁读大学做心理所的社工,然后做过保险,现在又做治疗师,我整天说话的。所以我比较容易掌握沟通的精髓。

  《心灵成长》:您的童年虽然不幸福,但是您还是从这样的童年中得到了礼物,您学会了倾听是这样吗?

  蔡敏莉:

  还有一份礼物就是:因为爸爸妈妈的小孩了太多了,没有时间理会我,所以让我保留了很完整的自己。我不会因为别人爱我,我就改变自己;我也不会因为别人不爱我,我就改变自己。读书的时候,有时我考最后一名,有时我考第一名,有时我就考中间一名,由于没有人管我、过问我,所以我怎么样都可以,什么样的自己我都接受。

  《心灵成长》:萨提亚家庭治疗模式非常注重家庭关系中的沟通与连结,作为一位家庭治疗师您对于两性关系有什么好的经验呢?

  蔡敏莉:

  我结过一次婚,有一个老公,三个女儿,没什么浪漫史,男朋友不多,现在有点遗憾

  (呵呵人家谈了那么多次恋爱,许多人的经验都比我丰富)。

  我觉得在两性关系中,最重要的是我嫁了一个我很喜欢、很爱的人,我是很清楚我很爱他,我才嫁给他的,所以结婚之后,就算经历到许多困难和不开心的事,但我都甘心,我不会抱怨对方。

  婚姻之中一定会有许多的瓶颈和磨难,所以在你一开始结婚的时候,一定要很爱很爱那个人,凭著这样一份深的爱,你们才有可能长长久久地走下去,否则就很难。而这些年,我在国内看到有很多人,她们几乎不怎么爱那个人,而是因为一些别的因素:例如社会地位啊,物质财富啊,如果婚姻是建立在这个基础上的,那么一旦婚姻中遇到磨难,她们就会受不了,而选择分开。

  我的经验就是这样,我到现在还很爱我老公,我们生活得很快乐。

  《心灵成长》:为什么很多有天赋、有才华的人的婚姻都一塌糊涂的呢?聪明才智是否与处理家庭关系的能力是两回事呢?

  蔡敏莉:

  只是看起来有聪明才智是不足以好好活在这个世界上的。萨提亚强调三个部分:我、你、环境,这三部分你有一样处理的不好就很麻烦。许多看起来有才华的人之所以经营不好人际关系,或者亲密关系是因为他们的世界中只有“我”,没有“你”,有些可能连“环境”都没有的。一个心中只有“我”的人,怎么谈得上去平衡和维护与他人的关系呢?

  有些人天生就能顾及到“我、你、环境”这三个方面,而有些人则需要通过学习之后才

  能够被唤醒,但是我相信这种全方位觉察的能力是人类本身就拥有的品质,只是我们忘记了,或者还没有被挖掘出来。

  《心灵成长》:如果要成为一位萨提亚家族治疗师需要哪些因素?

  蔡敏莉:

  一位萨提亚家庭治疗师需要接受一连串的专业培训,而不仅仅是上一些个人体验类型的工作坊,你可以花一辈子的时间去个人体验,你可以在那种个人体验型的工作坊里面玩得很开心,你也能学到一些东西,但那只是个人体验。

  专业的培训需要有深度的、有高度的,而个人成长是专业领域里面的第一步,然后你的语言模式要改,你需要去深钻,你要知道你讲的每一句话是在讲些什么。有了专业的了解之后,你会发现很多人讲话都是一塌糊涂的,他们不知道自己讲了些什么,我是不会收这种人做我徒弟的,因为天分不够;还有一些背负著受害者情结的人,他们有很多心理欠缺,他们不为自己的心理问题负责任,所以一辈子以受害者的面貌出现,这样的人我是不会收他们做徒弟的,因为没法教。

  《心灵成长》:成为一位专业的萨提亚治疗师不仅需要天分、时间,还需要花许多的钱是这样吗?

  蔡敏莉:

  我教徒弟不收钱,收钱没意义。说实话,优秀的治疗师是天生的,是他自己选自己来做这件事情,不是我选他。是他们自己选择成为一位治疗师,我只是扶他一把而已。而一旦收钱,一些不够级别、不够天分的人就会因为有钱而挤身进来,如果这样,我会觉得很委屈自己,因为没法教,教不好。虽然个人体验型的工作坊我是收钱的,但是一旦成为我的徒弟,我是不收钱的。我是不会为了钱而收徒弟的,因为对我来说没有意义。

  《心灵成长》:谢谢蔡敏莉老师的分享。

  蔡敏莉(香港)专栏:


编辑推荐:


标签: 
阅读排行
乐嘉性格色彩测试(完全版)





49个瓶子49种性格